文章字号:

邱海军:红路行思

----党性教育现场教学活动手记

  

三河坝和平宁静的景色

    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我们中青二班于10月中下旬参加了为期六天的党性教育现场教学活动。从广州到河源、梅州,从福建龙岩到长汀,从江西瑞金再返回韶关,行程达1800多公里,仿佛一条红线穿越历史与现实,连接起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铿锵之声与“中国梦”肇始的黄钟大吕,令人感触良多。

  回首来时路,筚路蓝缕,风雨兼程。每一条前进的道路上都留下了先行先驱者坚定的脚印,每一个胜利的果实背后都站立着顶天立地的共产党人。

  河源行:“筑巢书记”的桑梓情怀

  在一场滂沱大雨中,我们抵达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枫深村。进入文化体育活动中心内,只见舞台两侧的嵌名联“枫叶片片映照火红业绩,深情款款演奏和谐乐章”格外醒目。大家围坐在一起,认真聆听了村子从穷得叮当响到蜕变为“富裕、文明、和谐、宜居”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小传奇。

  村支书徐远增介绍说,十多年前该村大胆提出“工业立村”战略,通过“农田变股田,农民变股民”的土地流转合作方式,以村民自愿入股为原则,规划建设了河源市首个村办工业园“枫深工业园”, 迄今已有17家企业正式落户,每年税收达到1500多万元,村集体经济年收入达到150多万元,去年村民人均收入为1.1万元。该村成为全县第一个村民人人拥有股份、按股份分红的村、全市村级招商引资规模与村级集体经济增长速度第一的村,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这是一个好村支部书记的典型。徐远增发挥出农村基层党组织带头人的作用,带领村“两委”班子艰苦创业、帮扶农户发家致富,取得了成功。多年来,他先后被市、县评为优秀村党支部书记,有“筑巢书记”之称。2013年还被评为“全国群众体育先进个人”,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接见。

  座谈会上,大家将各种疑问都抛给村支书,问答环节俨然变成了新闻发布会。其中一些问题话锋暗藏,譬如“引进企业如何把控环评关”村民收入增加是否促进了人民民主”“村党支部廉政建设如何开展”,等等。村支书见惯大场面,四两拨千斤,三言两句就答复完毕。

  恩格斯在去世前的两年,有记者问他能不能用一句话概括其与马克思为之奋斗一生的理想。他的回答是《共产党宣言》所说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条件”。他的著作解释过:“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这“所有的人”都能得到工作、物质享受、精神自由。我想,按照这种设想,枫深村的实践无疑也是卓有成效的。该村引进的企业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年收入的提高也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物资享受”的预期,近几年完成村主要村道硬底化、安全饮用水工程和提供解困房等,投入500多万元建设总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的枫深文化体育活动中心,建设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的老人公寓,以及党员活动中心、学生图书室、群众农家书屋等设施,特别是向高龄老人发放生活补贴,建立“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的农村养老新模式,也反映了追求“精神自由”的一种自觉。

  作为曾经的一名房地产经商者,村支书完全有机会凭借个人的创业胆识和魄力,为个人赚取更多的利益。但是,他却选择回归家乡担任村“两委”负责人且长达20多年,这种桑梓情怀令人动容。我曾经在乡镇基层工作过一段时间。我发现,在农村,假如一个村有一位好的党支部书记,那么该村经济发展就快。这种“能人”经济,带来了一个新课题:在深化农村改革的大背景下,如何培养造就一支强有力的农村基层党组织带头人队伍?

  梅州行:“开国元勋”的党员意识

  在梅州,两位“开国元勋”叶剑英、朱德同志都留下了足迹。

  叶帅革命生涯中的两次经历引起我的深思。一是在白色恐怖中,他毅然决定投靠中国共产党。其诗句“矢志共产宏图业,为花欣作落泥红”,正是其不懈奋斗光辉一生的真实写照。二是在党和国家陷入危急的关头,敢于冲破思想禁锢坐镇指挥粉碎“四人帮”。可以说,在革命道路的选择上体现了他非凡的洞察力和政治远见,在粉碎“四人帮”的斗争中则反映了他卓越的战略眼光和政治智慧。毛泽东同志高度评价他“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真是恰如其分。

  朱老总在经历三河坝战役后展现的革命胸怀同样发人深省。当年,他率二十五师从三河坝撤出后,行至饶平时,遇到了主力在潮汕失败后退出的一些零星部队,才得知主力部队失利已去陆海丰。由于几次战斗失利,士气低落,处境极其险恶,于是他在茂芝全德学校召开了干部会议,号召大家说:“我们要经得起胜利的考验,也要经得起失败的考验。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共产党员有责任把南昌起义的种子保存下来。我完全有信心把大家带出敌人的包围圈,找一块落脚地。过去我们一心想出海,今后我们就一心去上山,上山打游击。积蓄力量,再举义旗。”经过热烈讨论,他作出了“隐蔽北上,穿山西进,直奔湘南”的战略决策。事实证明,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确实激发了强大的革命斗志。

  时过境迁,历史的回音仍然掷地有声。联想今年我们党首次推出的广告片,解说词是那么扣人心扉:“我是谁?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我是离开最晚的那一个。我是开工最早的那一个。我是想到自己最少的那一个。我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一个。我是行动最快的那一个。我是牵挂大家最多的那一个。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按照汉语言学的修辞法,这个片子应当是采用了“借代”手法,与其说是第一次具象化了党的形象,不如说,第一次直白地告诉了每一个党员,你代表了党的形象。

  扪心自问,也许你我在党的事业中都做到了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做到了“离开最晚”“行动最快”“坚守到最后”,但是否想到身为一名普通的党员,要承担起代表党的形象的义务,有没有想到要自觉担起“把种子保存下来”的历史重任?是不是时常会陷于“独善其身”的小境地,缺乏“兼济天下”的大格局?

  有责任,敢担当,历来都是仁人志士的毕生追求。范仲淹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陆游曰“位卑未敢忘忧国”,林则徐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鲁迅也曾说“我以我血荐轩辕”,这些名言警句都曾经是许多中青年干部的座右铭,你我犹记否?

  习总书记强调,大家都要增强角色意识和政治担当,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把爱党、忧党、兴党、护党落实到工作生活各个环节,敢于同形形色色违反党内政治生活原则和制度的现象作斗争。苏共早年有20万党员时能夺取政权,有200万党员时能够打败法西斯侵略者,而有近2000万党员时却丢失了政权、丢失了自己,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很多党员不热爱这个党,不保护这个党。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党之兴亡,党员有责。

  龙岩行:田地间长出的“革命会址”

  古田,心向往之,由来已久。这是一片怎样的田?欣赏过绚烂的宣传画,看过写实的新闻照片,仍然要走上一趟。

  到达古田之前,我们在福建龙岩市委党校听了一堂课。授课老师讲,古田会议旧址原为“廖氏宗祠”,又名“万源祠”,位于上杭县古田镇采眉岭笔架山下。始建于清宣宗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是单层歇山四合院式砖木结构宗祠建筑。祠堂由前后厅和左右厢房组成,建筑面积826平方米。后改为和声小学校址。民国十八年(1929年)五月,红军第一次挺进闽西古田,改名为“曙光小学”。12月,毛泽东同志主持的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在此召开,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古田会议决议案。

  老师的课件上,展示了会址不同的景致。或有郁郁葱葱的油菜花衬托,或有蓬勃绽放的向日葵映照,或有馥郁纯洁的荷花装点,或有金黄饱满的稻穗烘托,古朴的建筑栖息中央,显得分外的庄重肃穆。

  乘车前往古田的途中,我在想象,金秋时节定会有一幅色彩斑斓的图景。莆一下车,秋风送爽,一种香气沁人心脾。“桂花好香啊!”同伴们一阵阵惊叹。

  在解说员的指引下,大家换坐上电瓶车,沿着弯弯曲曲的村道一路驶向赖坊村。进到村口,只见四周座落着密密集集的小洋房,有的人家还将衣服随意地晾挂在门前,这跟许多地方的农村生活场景别无二致。就在小洋楼的包围中,伫立着一幢檩式建筑,二层砖木结构,悬山式屋顶。解说员说,这就是“协成店”商铺,毛泽东同志曾经在此居住过。

  其时,古田会议刚刚闭幕不久,红四军经过古田会议的思想洗礼后,面貌焕然一新。在元旦来临之际,时任红四军前委委员、第一纵队司令员的林彪给近在咫尺的毛泽东写了一新年贺信,对毛泽东建立赣南闽西革命根据地和“一年内争取江西”的战略感到怀疑,认为“中国革命高潮未必很快到来”,没有建立赤色政权的深刻观念,主张流动游击,搞流寇主义。毛泽东同志经过深思熟虑后,洋洋洒洒写就长达近万字的回信。信中明确指出,“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特别强调坚持农村革命斗争的重要意义,坚信中国革命的高潮必将到来,“星星之火”,即将成燎原之势。这封信最初以《时局的估量与红军行动问题》为题印发给红四军广大干部士兵学习。解放后出版《毛泽东选集》第一版时,正式改题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大家挤到一楼右边一间五六平方米的小厢房边探头探脑。简陋的房间里仅有由两条板凳架起的一张木板床,床下摆着一双草鞋,靠近窗户的位置是一套破旧的桌椅。在这里,毛泽东冒着严寒,秉烛夜书,写下这鸿篇大论:“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一代伟人何以如此洞若观火、激情澎拜呢?

  沿路返回,再穿过游客中心,眼前就豁然开朗了。因为敞开在天地间的,不是雕龙画栋的亭台楼阁,不是曼妙温情的小桥流水,而是空旷广袤的农田。穿行在村道上的有摩托车、小货车、轿车。没有油菜花,没有向日葵,没有荷花,没有稻穗。田地里,一条条翻耕的痕迹,仿佛在提醒着来客,乡村的节拍就是周而复始。荷塘里,田田荷叶已经凋谢。几个勤劳的妇女在弯腰采莲藕。

  在一片毫无前景装饰的田地尽头,就是座东朝西的古田会议旧址。在那一刻,我难以言状地感到震撼,产生了一种诗的幻觉。就是这片田,神奇地生长出了古田会议旧址。就是这片田,与辽阔的苍穹组成革命圣地的“表情包”,笔架山下“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八个红色大字熠熠生辉。

  80多年前,当一代伟人站在这田间地头,眉头紧锁,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处在强大敌人的包围之下,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他必定闻到了泥土的芬芳,遇到了调皮的小孩,见到了村民家的炊烟,在漫漫长夜里看到了倏忽明灭的灯火,在古田村群山环绕、绿树簇拥、风云激荡中得到了生生不息的昭示。以至于在1945年,他还在延安念念不忘:“我们共产党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在一起,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

  穿过村道,穿过农田,穿过牛粪味,我们终于进入这座简朴的旧址。当年,穿过村道,穿过农田,穿过牛粪味,这座建筑走出了一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军队所改造成的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走出了一支无坚不摧、无往不胜的人民军队。从这里开始,中国共产党人在实践中,成功地探索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

  夕阳如火。我们坐着电瓶车驰骋在平坦的水泥道上,秋风习习,丹桂飘香。在路边,一位老奶奶一直目送着我们离开。就算人来人往,老人还是对陌生的访客充满好奇,毕竟,这里是她的家……

  瑞金行:“两个故事”的朴素道理

  

    瑞金是共和国摇篮、红色故都。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经在以瑞金为中心的赣南闽西开辟了中央革命根据地。在这里,我听到了很多的故事。

  其一是“八子参军”。瑞金党校的老师声情并茂地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在场很多人都热泪盈眶。当年,瑞金沙洲坝下肖区七堡乡第三村农民杨荣显夫妇在五次反“围剿”期间,为响应中央苏区扩红参军号召,将8个儿子全部送上前线并全部牺牲。“父送子、妻送郎,父子一同上战场”这样的感人场面据说在苏区的乡乡村村都能见到。按照史料统计,在中央苏区时期,瑞金共有24万人,其中11.3万人参加革命,青壮年参军参战,年幼的参加儿童团,妇女参加洗衣队;有5万多人为革命捐躯,其中1.08万人牺牲在长征途中,瑞金留下姓名的烈士达17166名。

  听“八子参军”的故事过程中,我想起了一首民歌:“最后一碗米当军粮,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件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一个儿子送到战场上。”还想起了另外一个流传甚广的史料。1947年秋,毛泽东的部队与胡宗南的部队在佳县交战,战斗需要打三天,但部队没有粮食。毛泽东同志请来佳县县委书记张俊贤,让他想办法。张俊贤说:“把全县坚壁的粮食挖出来,够部队吃一天;把全县地里没成熟的玉米和谷子收割了,还可以吃一天;剩下的一天,就把全县的羊和驴都杀了。”战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县都看不到羊和驴了。地点不同,故事相似,在革命斗争的过程中,中华儿女无私奉献,心都是一样的。

  记得多年前,《解放军报》曾经列举了“哺育中国革命的90个难忘瞬间”,分为“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最后的一碗米,送去做军粮”“ 用乳汁救病号,拿骨肉换伤员”“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伟大的人民,创造伟大的胜利”“官兵在哪抢险,人民就到哪支援”“ 军民携手共建,谱写鱼水新篇”“ 发扬双拥好传统,赋予时代新内涵”八个专题,每个部分都至少有10个典型事例。编者按说:“谁谱写了中国革命的鸿篇巨制?谁铸就了保家卫国的钢铁长城?今天,我们重拾这些震撼人心的历史片段,就是要让更多人铭记,什么叫血脉相连,什么是力量源泉,还有那颠扑不破的真理——得民心者得天下!”

  其二是“红井”。据说瑞金沙洲坝曾是个干旱缺水的村庄,当时村民非常迷信,认为挖井会破坏当地的风水。群众平时要到几公里外的小河里挑水饮用,农忙季节只能挑村前的脏塘水。村外的人都说:“沙洲坝、沙洲坝,三天不下雨,无水洗手帕,旱死老鼠渴死蛙,有女莫嫁沙洲坝。”1933年4月,临时中央政府从叶坪迁到沙洲坝后,毛泽东就住在这个村子,他发现村民饮水困难后,召集了全村的人开了一次解决饮水困难的村民大会。会上有群众说:“这个地方不能挖井,挖井会受到报应,就是挖也不一定能挖出水来,这个地方是旱龙。”毛泽东听了,哈哈大笑:“迷信不可信,这井我来挖。”后来,他带领几个红军战士在村前几十米的地方进行了水源勘探并破土动工。群众见毛主席亲自在开挖井水,也纷纷带着工具一起动手,在挖到5米深的地方,一股泉水喷涌而起,并终于挖好了,并用鹅卵石砌成。受此带动,其它沙洲坝的村民也纷纷开挖井,村民们的吃水问题终于解决了。1950年,瑞金人为迎接中央南方老根据地慰问团的到来,维修这口井并取名为“红井”,同时,在井旁立了一块木牌,上面书写着“吃水不忘挖井人,时刻想念想念毛主席”。

  

    红井作为党、红军和苏区人民血肉相连的见证,至今还在汩汩涌动清泉。人们都说红井水是幸福水,我们很多同学也争先品尝了一口。

  回想在我们出发参加党性教育之前,曾集体观看了纪录片《力量》。前半部分讲述了人民群众无私支持革命的大量事迹,后半部分讲述了党实现人民当家作主、为人民服务的生动案例。“八子参军”与“红井”的故事也再一次说明了一个简单的物理原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政之所行,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诚哉斯言。

  韶关行:“在路上”的青春诗篇

  参观中共广东省委粤北省委旧址,烈士张文彬的故事令人不胜唏嘘。在长期的艰苦革命生涯中,他身患肺病,入狱后因敌人残酷折磨,病情更是日益严重。敌人以此要挟,称只要他转变立场,不仅可以获得自由,还可以就医。结果他严词拒绝,大义凛然道:“宁可坐牢而死,决不跪着爬出去!”生命垂危之际,他心中想念的是党,是革命事业。在与廖承志最后一次见面时,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字一句地说:“我身体不行了,不能为党继续工作了,心里感到很难过。我一生为党工作,坚信马列主义,坚信党,现在生命快到尽头,但我死而无憾。将来你出去时,请你将我在狱中的表现转告给党中央、毛主席。”他病逝后,当狱中人员清检他的遗物时,发现其生前留下的一封题为“我誓死不能转变”的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已有四十七岁了(实际应为34岁),又犯了严重的肺病,生的时期不多,吃苦也快到了尽头,因而更是视死如归,乐于就义,愿为江西人、尤其是为整个中华民族的革命儿女留些正气吧。”

  回顾中国革命史,许许多多烈士都在最绚烂的年华牺牲了宝贵的生命。有志不在年高。年轻,从来都不是无知和躲避的代名词,而是无畏和担当的新起点。我看过一份资料,长征开始时,毛泽东41岁、朱德48岁、周恩来36岁 、陈云29岁、王稼祥28岁、刘少奇36岁 、刘伯承42岁 、邓小平30岁、叶剑英37岁 、罗荣桓32岁 、罗瑞卿28岁 、彭德怀36岁、杨尚昆27岁 、贺龙38岁、任弼时30岁、王震26岁 、徐向前33岁 、李先念25岁、习仲勋21岁。胡耀邦、肖华,当时更是只有18岁。而整个红军指战员平均年龄不到20岁,正青春,有能量。毛泽东、瞿秋白、朱德、陈毅、叶剑英等革命家,在硝烟弥漫的革命斗争生涯中还留下了不朽的诗篇,彰显了振奋人心的理想主义,愈是面临艰难困苦愈是展现出高度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他们在血与火的考验中千锤百炼着党性修养,给予如今身处和平年代几乎同龄的中青年党员干部极大的启示。

  

    年仅26岁就牺牲的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他用诗歌“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回答了年龄与信念之间的关系。著名作家、《长征》作者王树增也指出,“世界历史上迄今还没有用杀戮手段将一种信仰、一种主义乃至一种社会理想彻底剿灭的先例”“回首长征,我们始知什么是信仰的力量,什么是不屈的意志,什么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英雄主义”。这些年来,我们党之所以能够不断地超越发展目标,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对待事业永远充满激情、永远不满足、不怕难、不停滞、不退缩、不懈怠。当前,党的事业正处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面临重重挑战,考验仍在继续。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路上,是共产党人长期的奋斗状态。在路上,就意味着没有懈怠,只有一往无前。继往开来,作为中青年干部,我们要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继续坚定理想信念,把心思用在干事创业上,把工作落在求真务实上,始终保持昂扬向上的朝气、直面挑战的勇气、击鼓奋起的士气、闯关夺隘的锐气、逆境中崛起的生气,攻坚克难、开拓创新,以实际行动彰显共产党人的人格力量,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

  

(作者系2016年秋季学期中青二班三支部学员)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