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栗涛: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央对港澳监督管理机制的思考

  一、从国家政治责任的角度正确认识“全面管治权”的内涵。首先应当消除“授权给香港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就不能直接管治”的认识误区,认清“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因为高度自治权是中央授权给香港的,因此中央作为授权机关本身必然拥有全面性的授权内容。比如,《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有管理本地文化、经济、教育、财政等权力,这些内容看似是香港特区的权力,但实际上同时也是中央作为国家事务领导者的政治责任。又比如,通过制定《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来扶持香港的经济发展,这也是香港的全面管治权问题,也是中央作为国家事务领导者在管治香港。

  二、将特区法律备案审查纳入合宪性审查机制。一方面,要把特区法律备案审查纳入到合宪性审查的范畴,以进一步提高法律之间的协调性。另一方面,要把基本法解释纳入宪法解释的常态化。目前,全国人大对基本法解释的常态化运作机制尚未建立,导致中央在管治港澳的实践中出现许多被动的局面。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成立后,基本法的解释应归入到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的权限中,由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咨询全国人大基本法委员会后作出基本法解释的建议方案,并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

  三、适时将已运作成熟的、具有可操作性的监督管理事项进行立法。如将行政长官进京述职、基本法纳入宪法解释范畴、中央对特区发出指令、特区法律备案审查、特区主要官员或者法官任命程序等事项进行立法,力图在宪法和基本法的框架下建构一套完善的监督管理方面的法律体系,为日后行使监督管理权提供规范基础和制度指引。此外,要加强对特区司法权的约束,强化中央对香港司法的监督功能,建立健全香港司法制度,这也是中央全面管治香港的题中之义。尤其是法院的外籍法官问题,建议全国人大重新考量香港是否实行外籍法官制度。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允许自己国家的法官是外国国籍,这是国际通例,香港这个特例给自身带来很大困扰。

(作者系2019年秋季学期中青三班一支部学员)

责任编辑:丁甫江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E-mail:web@gddx.gov.cn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