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字号:

浙江区域经济均衡发展对广东的借鉴意义——叶新鹏

  〔摘要〕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必将影响社会经济的整体发展,当前广东迫切需要解决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的问题。本文采用数据分析、文献综述的方式比较粤、浙两省区域经济发展的均衡状况,从自然禀赋、文化教育、发展模式和政策机制等方面探讨浙江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原因,提出促进广东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建议。

  〔关键词〕区域经济;均衡;协调;粤浙

  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是世界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当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变成“紧箍咒”制约社会经济的发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广东任职时曾指出全国最富的地方在广东,最穷的地方也在广东。多年来广东经济总量全国第一,但珠三角发达地区的繁荣却掩盖不住粤东西北等欠发达地区的落后,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不仅影响广东经济的良好运行,还影响在全国的地位和作用。

  一直以来,广东省委、省政府都非常重视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问题,上世纪90年代初就采取了相关措施,但由于种种原因,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状况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2013年7月,广东出台《关于进一步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决定》,把加快粤东西北地区发展作为关系广东发展全局的重要战略,提出具体的发展任务、目标和抓手,标志着广东区域协调发展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因此,研究促进广东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问题显得非常具有实际意义和现实价值。

  一、粤浙两省区域经济发展均衡状况

  1.两省区域经济发展均衡状况

  经济发展不仅仅是经济的增长,还包括公平的收入分配、均衡的社会发展、环境和谐、经济结构的优化等多个方面,国内学者用不同的经济指标对区域经济发展均衡状况进行评价。为了简单揭示粤、浙两省区域经济的差异,本文采用经济差异最直观、最简单的度量方法——极差,以2000-2012年两省各市之间人均GDP的差距为考查对象,使用绝对差异(取前3位最高人均GDP地市的均值与后3位最低人均GDP地市的均值之差、全省人均GDP与后3位最低人均GDP地市的均值之差)和RHL值(最高市人均GDP与最低市人均GDP之比)两个指标加以衡量。

  

  图2.1 2000-2012年粤浙两省人均GDP的绝对差异

  (数据来源两省各年度统计年鉴,单位元。)

  图2.1可以看出,两省前后3位市人均GDP的绝对差异均有逐年增长的趋势,广东年均增长11.29%,增幅明显大于浙江的10.46%。后3位市人均GDP均值与全省人均GDP的绝对差异,广东差距也较浙江明显。

  

  图2.2 2000-2012年粤浙两省人均GDP的RHL值

  (数据来源两省各年度统计年鉴,单位为倍。)

  图2.2表明,广东最高与最低市的人均GDP比值一直都高于浙江,2010年广东比值为13年最低,但都远远高于浙江2000年的最高值。两省比值都在不断下降,广东降幅较大但不稳定,2011年开始有所反弹,浙江则是逐年下降。

  2.对比其他省份区域经济发展均衡状况

  以上两组数据看出,广东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状况差于浙江。下面通过文献综述的方式了解粤、浙、苏、鲁等四个具有可比性省份的区域经济均衡状况。

  广东孙良媛等人(2001年)研究认为,广东区域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区域差距十分显著;广东内部区域经济差距在全国最为突出,大于全国其他地区和国内其他省份〔1〕;66。根据广东省人民政府与世界银行联合开展“缩小广东城乡贫富差距”课题研究报告的分析,2007年广东区域发展差异系数为 0.75,高于全国的0.62 ,已经接近国际上 0.80 的临界值。浙江徐芳(2008年)研究表明,浙江区域协调发展总体处于全国领先地位,2007年浙江地区发展基尼系数为0.17,均低于山东的0.27、江苏的0.38和广东的0.40〔2〕;45。广东蒙卫华等人(2010年)对比分析“十一五”期间四省数据表明,广东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是农村的3.12倍,山东、江苏、浙江仅为2.85、2.49 和2.48倍,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是农村的3.29倍,山东、江苏和浙江仅为2.70、2.24 和2.22倍〔3〕;34。广东许德友(2012年)分析入世十年粤、苏、浙三省经济数据证明,浙江的经济开放度最低,却是粤、苏、浙三省区域经济发展最为平衡的地区,广东的区域差距一直大于苏浙,江苏的区域差距一直大于浙江〔4〕;90。综合以上数据分析和文献综述可得看出,目前的四省中广东区域经济发展最不均衡,浙江最好。

  二、浙江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原因

  国内外学者分析区域经济发展差异的成因,基本从资本、劳动力、产业结构多个角度进行实证分析。本文选取粤、浙两省差别较大的影响因素进行对比分析,探讨浙江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主要原因。

  1.自然禀赋因素。粤、浙两省地貌类似,山地和丘陵为主,均占60%以上;人口密度基本相同,广东比浙江陆地面积大1.74倍,户籍人口多1.8倍,面积与人口基本成正比;两省分别有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地域优势,除了海洋资源其他自然资源较为缺乏。两省差异主要是:一是人口、陆地面积不同,浙江人口基数比广东少近4000万,浙江陆地面积较广东小7.8万平方公里;二是地形不同,广东属于狭长型,东西直线距离约860公里,南北距离约350公里。浙江为圆形,东西和南北距离都约450公里;三是地市数量不同,广东和浙江各有21和11个地市,剔除陆地面积大小的不同,广东略显过多。

  从自然禀赋因素分析浙江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浙江地小人少,解决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的问题相对容易。二是浙江地形为圆状,欠发达地区的衢州和丽水与省会杭州的高速公路距离均不超过290公里。广东地形狭长,省会广州与粤东西欠发达地市都在400公里以上,高速公路密度也小于浙江,珠三角对欠发达地区的经济辐射力较弱。三是浙江地市较少,经济带动力强。以杭州市为例,东至钱塘江口,西至与安徽接壤的淳安县。淳安地处山区,经济基础较差,但是依托杭州的强大经济能力得到快速发展。

  2.文化教育因素。文化是经济发展的“母体”,文化的合力最终引起区域生产组织、产业结构和经济制度发生全面的演变和升级,最终推动区域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型,实现区域经济发展目标〔5〕。浙江文化代表是永嘉文化,重经世致用,强调个性、个体、能力,表现为冒险、开放、讲究实效、重利事功等特点。广东文化属于岭南文化,表现为务实世俗、实利重商、兼容求新等特点,但是缺乏长远眼光和危机意识,关注眼前利益,缺少追求卓越意识。两省文化的共性是注重功利和讲求实效,主要差别是浙江文化更具冒险精神和超越意识。浙江人大胆“走出去”、敢于冒险和勇于求变的品质,不但成就了强大的民营经济,促进经济的发展,而且能有效转变欠发达地区落后思想观念,推动制度的创新。反之,安于现状、不求超越的岭南文化制约广东社会经济的前进,更没有发挥文化“软实力”的作用,扭转欠发达地区的落后思想,带动社会经济的发展。

  如果经济管今天,那么科技就管明天,教育管后天。教育是培养高素质的专业技术创新人才和普通劳动者的主渠道。浙江地处江南,文化氛围浓郁,历史上一直都重视教育,文人墨士,英才辈出。良好的教育不仅为浙江社会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大批高素质劳动者,还让包括欠发达地区在内的百姓更好接受新思维,转变思想观念,掌握新方法,增强创新创业能力。相比之下,广东历史上的教育水平就已逊色浙江,“先天”不足本应“后天”强补。尽管改革开放以来广东教育成绩显著,但由于教育投入不足、理念落后等原因,教育水平和公民素质仍落后于浙江,不能为全省特别是欠发达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2010年粤、浙两省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每10万名常住人口受大专(包括大专以上院校毕业、肄业和在校生)以上教育程度人数,浙江为9330人,广东仅8214人。科学素质是公民素质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映公民是否了解必要的科学知识,具备科学精神和科学世界观,以及应用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判断各种事物的能力。粤、浙两省科协调查表明,2010年广东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3.3%,即100个广东人不到4人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略高于全国3.27%,2015年目标是5.05%,2020年超过7%。2013年浙江已是6.98%,居全国前列,远远高于广东。

  3.发展模式因素。改革开放以来,粤、浙两省的经济发展模式差别较大,广东是以加工贸易为特色的外缘依赖型发展模式,浙江是以民营经济为特色的内源自力型发展模式,两种模式对区域经济均衡发展产生极为重要的影响。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珠三角凭着政策、地理、交通和外来劳动力的优势,大力发展技术含量低的劳动密集型外资加工贸易,不足之处有两方面,一是辐射弱,加工贸易企业非常关注的优越地理位置、便利交通等生产要素,对欠发达地区较为欠缺,难于吸引这类企业,例如当初离广州不足100公里的清远和肇庆都没有得到较好发展。二是难持久,加工贸易企业对产品成本和市场价格极为敏感,一旦出现国内成本上升或者国外市场价格波动,就会马上转移阵地,另找婆家。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珠三角大量加工外贸中小企业外迁就是例证。

  浙江没有广东的地域优势和政策倾斜,靠的是“内涵式”发展,发挥民间力量,注重资本的积累和内在规模的扩大,最大的亮点就是做大交易市场和发展民营经济。浙江专业批发市场有规模、上档次,尤以义乌小商品城最为耀眼。县级市的义乌地处浙江中部,没有地域优势和自然资源,改革开放初期较为落后,但现在已形成“小商品、大产业、小企业、大集群”格局。义乌市政府网站显示,2012年GDP为803亿元,略少于当年阳江全市的887亿元,超过梅州、河源、潮州、汕尾和云浮;人均GDP达到10.85万元,超过广州和顺德(最高深圳12.32万元,其次广州10.59万元,顺德10.68万元)。市场经营总面积470万平方米,总成交额758.8亿元,连续22年居全国各大专业市场榜首。义乌的腾飞发展形成了义乌商圈,对浙中周边地区和距离不到180公里的衢州、丽水起到较好的辐射带动作用。2011年义乌市衢州、丽水商会统计,共有3000多家工商户、200多家企业和5万多名衢州人,近10万丽水人在义乌经商创业。如果义乌模式是传统交易市场的名片,那么阿里巴巴就是当今网络时代交易市场的标杆。总部设在杭州的阿里巴巴2014年9月上市当日收盘市值2314.39亿美元,成为仅次于谷歌的全球第二大互联网公司,2013年电子商务交易总规模15420多亿人民币,占据全国电商市场总规模的84%,折算美元相当于芬兰当年经济总量〔6〕。

  民营经济是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兴奋剂,推动机制体制改革的催化剂,它们敏锐的市场嗅觉、灵活的经营手段和充分的市场竞争,对推进市场化进程、转变社会意识形态和促进经济政治机制体制改革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表3.1 2012年粤浙两省民营企业主要情况对比表

省份

广东

浙江

对比分析

年末户数(万户)

125.62(全国第2)

77.53(全国第4)

广东多62.03%

年末注册资金(亿元)

30709.23

24034.19

广东多27.77%

年末平均注册资金(万元)

244.46

304.00

广东少24.35%

固定资产投资

(亿元)

3200.41

4601.30

广东少43.77%

入选全国500强企业(个)

23(全国第5)

142(第1)

浙江连续14第1,江苏108个,山东42个,河北26个

入选企业总营业收入

(亿元)

6468.57

21231.94

入选企业平均营业

收入(亿元)

281.24

149.52

广东多88.10%

入选企业其他情况

3家营业收入超600亿元,第1是华为2039亿元,之后是万科和恒大

4家营业收入超600亿元,第1为吉利1509亿元,之后是广厦、哇哈哈和海亮

  数据来源:1.2012年民营企业户数、注册资金、资金额来自2012年全国个体私营经济发展报告(马夫)2.固定资产投资额来自国家统计局网站;3.全国500强数据来自2012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全国工商联)。

  改革开放以来,两省民营经济发展喜人,为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但分析表3.1,广东民营经济发展与浙江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一是广东民营企业数量比浙江多62%,注册资金多28%,户均注册资金却少24%,广东民营企业量多但质不高。二是近几年广东民营企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少于浙江,2012年比浙江少近44%,影响企业持续发展。三是浙江入选全国500强民营企业量是广东的6倍,多年雄踞全国第一,广东不但落后于江苏、山东,还被河北赶超。四是广东入选500强企业平均营业收入比浙江多88%,“高大上”民营企业数量不多但较为强大,更多的是“低劣俗”竞争力不强的民营企业,强弱悬殊较大。

  4.政策机制因素

  为了解决区域经济不平衡发展的问题,粤、浙两省都做出长期的努力,取得巨大成绩。2002年前,两省均以扶贫的方式支持欠发达地区,2002年后,浙江采用以产业转移为主、扶贫造血为辅的方式,启动时间较早,效果明显。

  一是产业转移时间不同。2002年4月起,浙江实施“山海协作”工程,推进沿海发达地区与浙西南山区、海岛等欠发达地区在产业开发、新农村建设、人力资源培训就业、社会事业发展等方面的项目合作。2005年广东印发了《关于我省山区及东西两翼与珠江三角洲联手推进产业转移的意见(试行)》,但只明确产业转移园区开发、建设和管理的细则,没有具体的目标措施,更缺少经费的支持,力度小,成效不大,真正推动产业转移是以2008年《关于推进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决定》为标志。浙江早于广东推进产业转移更具备天时、地利和人和,先行一步则步步领先。经过1992-2002年的快速发展,浙江拥有强大的经济实力支援欠发达地区,而欠发达地区土地、人力等低成本的资源优势也容易吸引发达地区的加工密集型企业。因此,浙江“山海协作”工程得以顺利推进,欠发达地区经济快速发展。2008年迫于区域经济发展严重不均衡以及珠三角经济发展严重瓶颈制约的双重压力,广东全面推进“双转移”战略,但受金融危机和欠发达地区土地、人力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产业转移效果不是很理想,区域经济均衡发展问题有所缓解,但任务仍然艰巨。

  二是政策力度不同。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以来浙江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了8项重要政策文件,包括2003年《关于全面实施山海协作工程的若干意见》、2005年《关于进一步加快欠发达乡镇奔小康的若干意见》、2008年《关于切实做好低收入农户奔小康工程结对帮扶工作的通知》和2010年《关于实施低收入群众增收行动计划的通知》等,启动“山海协作”、“百亿帮扶致富”、“欠发达乡镇奔小康”和“低收入农户奔小康”等工程,实施低收入群众增收行动计划(2008年)、重点欠发达县特别扶持计划(2011年)和浙江扶贫开发体制创新试验区(2011年)等具体工作,政策出台密度之频,扶持力度之大,可见一斑。2002年以来,广东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5项重要政策文件,包括2008年《关于推进产业转移和劳动力转移的决定》、2009年《关于我省扶贫开发“规划到户责任到人工作”的实施意见》和2013年《关于进一步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决定》,主要的措施是2005年创办“山洽会”、2008年启动“双转移”和2009年启动扶贫“双到”等。

  三是方式机制不同。对比两省的政策文件和具体措施,浙江内容更为详细具体,计划措施细化,方式手段多样,经费保障到位,组织协调有效。一是扶持方式的差别。政府和市场的两只手对扶持欠发达地区都有作用,但输血型扶贫的政府之手弊端多多。浙江“山海协作”工程突破了“富帮穷”的做法,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把“山”这边的资源、劳动力、生态等优势与“海”那边的资金、技术、人才等优势有机结合起来,实现共赢互动发展。相对而言,广东在“双转移”和扶贫“双到”中过多使用政府之手,忽略市场作用,欲速则不达。二是扶持梯度的差别。浙江扶持欠发达地区先后分为市县、乡镇、农户和低收入群众等四个层面,逐层推进。目前,广东扶持力度重点还是停留在地市层面,对贫困县镇、低收入农户和群众缺少全省统筹的针对性和实效性政策。三是协调机制的差异。2002年以来,浙江省委常委会、省政府常务会议每年要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欠发达地区尤其是重点欠发达县发展中的重大事项,建立和完善省委常委、副省长联系欠发达市县的工作制度,全省各级政府都把山海协作纳入到政府目标考核体系。当然,浙江地小人少、欠发达市县较少、扶持资金较多等因素也影响了浙江扶持的力度和效果。

  三、促进广东欠发达地区发展的思考

  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只是阶段性成果,大家共同富裕才是最后目标。2013年7月,广东省委、省政府出台促进粤东西北地区振兴发展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再次吹响扶持欠发达地区发展的号角。借鉴浙江经验,结合广东实际,对实施“决定”提出几点建议。

  1.转变思想观念,增强政府服务意识和能力。思想落后、交通不便、基础薄弱和“等靠要”成了欠发达地区的代名词。当前,广东正在加大欠发达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但是完善交通、配套园区等基础建设的“筑巢引凤”只能是起步,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提高政府服务能力等培育企业的“繁衍生息”才真正考验政府,转变思想观念成了重中之重。2014年调研义乌市潮汕商会时,听到很多会员都表扬义乌政府部门,说政府非常爱护外来商户,有平等的经商环境,与当地人一同享受均等的公共服务等等,举家来义乌经商十多年的商户比比皆是。因此,转变思想观念关键在于当地政府的带头表率。欠发达地区各级政府不但要有奋发图强和自力更生精神,创新发展思路,增强自身造血功能,还要积极转变政府作风,增强政府服务意识,不断提高服务能力。

  2.用好政府市场两只手,发展优势特色产业。“决定”要求各级政府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和各区域比较优势”,“实行一区一策,努力打造重点突出、特色鲜明,优势互补、错位发展的经济新增长极”。这就关系到用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打好经济和生态两张牌的问题。欠发达地区需要招商引资,更重要在于优化创业经商的软硬件环境。政府之手要多发力于民生建设、生态环境保护和营造公平公正的经商环境,而不应过多干预企业运作。在发展优势特色产业方面,广东欠发达地区地大人多、错综复杂,首先要进一步明确县(市、区)的发展定位,避免造成各自发力、群雄混战的格局。其次,粤北山区发展定位为生态型新经济区,发展优势特色产业上应与粤东西有所不同,建议参照浙江、福建部分县不与GDP考核挂钩,全心做好生态保护。最后,民营经济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在发挥地方优势、打造特色产业方面起到重要作用,“决定”和地市实施方案还需进一步明确具体的扶持措施。

  3.创新资金投放模式,增强经费使用效率。“决定”要求欠发达地区发展要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园区扩能增效、中心城区扩容提质为“三大抓手”, 5年将统筹安排资金 6720 亿元(其中基数性安排 4659 亿元,增量性安排 206l 亿元)。意味着未来几年欠发达地区将迎来新的投资高潮,基数性资金是常规财政安排,争取2061亿元的增量资金成为各地关注热点。如果12个市5年均摊,各市年增加34.35亿元,仅能修建30多公里的高速公路。摊大饼式平均分配资金,对促进欠发达地区发展的效果不会很明显。因此,合理有效使用资金值得关注,一是需要创新资金的投放模式,每年重点扶持部分县区,着力打造几个特色产业经济增长点,以此作为榜样和模式,推进其他县区特色经济的发展。二是要加强各项资金的绩效管理,采用社会第三方评价资金使用效果,真正让资金用在实处,用在刀刃上。

  4.完善协调机制,适时评估和调整发展策略。“决定”的出台为广东欠发达地区带来了希望,也面临很多困难。粤东四市语言文化相通,计划建设汕潮揭资源共享、一体化融合发展的特色城市群,珠三角一体化所碰到的种种问题可能会出现在汕潮揭一体化过程中。汕头要成为东南沿海现代化港口城市,潮州要成为重要临港产业基地,粤西也要建设湛茂阳临港经济带,如何破解临港经济的同质化和竞争性?这些都考验政府的勇气和智慧。建立完善协调机制尤显重要,省委、省政府要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做好顶层设计,统筹协调各市具体实施方案。省委政府主要领导可以挂点分管地市,指导、协调、检查和督促实施工作。涉及多个地市的重大问题决策,可以通过省委政府高层会议研究决定。随着实施工作的推进,要适时评估效果,及时调整方案。

  四、结论

  通过分析粤、浙两省人均GDP的绝对差异、RHL值以及文献综述表明:两省区域经济都有向均衡化发展的趋势,但广东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的程度较为严重,与浙江存在一定的差距。

  影响两省区域经济均衡发展的四大主要因素中,(1)自然禀赋因素影响较小,浙江地小人少,地形为圆状,地市数量少等原因导致发达地区对欠发达地区辐射力强,容易解决区域经济差异问题.(2)文化教育因素影响较大,浙江文化更具冒险精神和超越意识,岭南文化安于现状、不求超越的特点制约了社会经济的发展。由于历史原因和教育投入的不足,广东整体教育水平差于浙江,欠发达地区更加缺少教育支撑社会经济发展的力度。(3)经济发展模式因素影响深远。广东外缘依赖型发展模式对欠发达地区的经济辐射力较弱,基本不可能带动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浙江内源式发展模式在做大交易市场和发展民营经济方面亮点突出,对区域经济均衡发展有较大影响。(4)在政策机制因素方面,2002年以来,浙江利用政府和市场两只手,推动浙东北发达地区产业向浙西南地区转移,大力扶持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启动时间早,力度较大,方式多样,机制灵活,有效扭转了浙江区域经济发展的地区差异。

  解决广东区域经济不均衡发展的问题既迫在眉睫,又困难重重。为了更好实施“决定”,欠发达地区需要转变思想观念,增强政府服务意识和能力,用好政府市场两只手,发展优势特色产业。省级有关部门在资金投入不多的情况下,要创新资金投放模式,增强经费使用效率,要建立完善协调机制,适时评估和调整发展策略。

  
  参考文献

  1.孙良媛潘志刚.广东区域经济差异的实证分析[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1(5);

  2.徐芳.改革开放三十年浙苏两省区域发展比较分析[J].政策瞭望,2008(12);

  3.蒙卫华.“十一五”期间粤鲁苏浙经济发展的比较分析[J].广东经济,2010(5);

  4.许德友.入世十年对粤苏浙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J].广东行政学院报,2012(6);

  5.陈芳娟.浙江文化与区域经济发展研究[A].硕士学位论文.浙江财经学院,2013;

  6.林曦、黄海云.阿里巴巴火爆上市 市值达2314亿美元[N].羊城晚报,2014-9-20。

  (作者系2014年省委党校中青一班学员)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 广东行政学院 信息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建设大马路3号 邮编:510053 E-mail:web@gddx.gov.cn 粤ICP备05013144号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