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周小勇:围绕服务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打造公共型农产品冷链物流设施骨干网

时间:2020-09-17 15:12:46 来源:本网 【字体:

  农产品冷链物流设施建设是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乃至现代服务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建立冷藏储备和应急保供机制、确保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必要保障。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推进粤港澳物流合作发展,大力发展第三方物流和冷链物流,提高供应链管理水平。2019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把城乡冷链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列为下一步重点实施的补短板工程。2020年中央1号文件提出,启动农产品仓储保鲜冷链物流设施建设工程,加强农产品冷链物流统筹规划、分级布局和标准制定,安排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建设一批骨干冷链物流基地。从粤港澳大湾区近年情况看,输送香港、澳门的农产品主要由广东组织供应,随着大湾区居民消费水平的不断提高和农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整体上呈更快、更好发展态势,但仍存在总体规模小、分布不均衡、处理能力弱、信息化水平低等问题,亟需加快农产品冷链物流设施建设,提升区域农产品供应链管理能力和食品安全保障水平,为促进粤港澳冷链物流合作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一、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现状

  近年来,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较为快速。目前全省冷库总容量约484万吨(其中60%为自用),排名全国第2位,但与全省农产品冷链物流市场需求相比存在较大差距,与发达国家相比具有较大发展空间,随着消费升级以及生鲜电商、新零售、新餐饮等新业态新模式的推动,冷链物流作为必不可少的供应链保障,呈现较大发展潜力。

  (一)需求大。广东冷链物流农产品主要包括蔬菜、水果、肉类以及水产品,产量丰富。但广东大约肉类90%、水产品80%、奶制品75%以及大部分果蔬,目前均未得到冷链保障。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冷链物流专业委员会调研,按我国当前的市场情况判断,大约四分之一的农产品具有冷链物流需求。

  (二)空间大。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2019年大湾区人口约1.2亿,冷库总量约500万吨,而日本人口约1.27亿,冷库总量达到1,400万吨;广东农产品综合冷链流通率大约在19%,而欧美等发达国家均在90%以上。按果蔬、肉类、水产品冷链流通率分别在20%、30%、35%左右计,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规模也需达到1500万吨以上。

  (三)潜力大。一是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对优质生鲜农产品的消费升级需求明显增长,促推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按照国际经验,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冷链物流将会快速增长。据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 2019年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约为94,172元。二是冷链物流是生鲜电商以及新零售、新餐饮等新业态新模式必不可少的供应链保障,这些新模式的迅猛增长,促推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2019年全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3,225亿元,同比增长49.4%。

  二、广东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分布不合理,发展不平衡。冷链物流偏于销地,珠三角地区冷链相对发达,广州、深圳两市冷库容量分别达99万吨、60万吨,占全省容量的32.85%;较大型专业化的冷链物流企业集中在广州、深圳、佛山等地,2019年中国冷链物流百强企业中的广东企业,均集中在上述三个城市。粤东西北地区发展落后,冷库资源少,没有专业从事第三方冷链物流的企业;全省冷链运输车12,000辆,其中经营性质的约8,600辆,90%集中在广州、深圳两地,粤东西北冷链运输几乎都需从珠三角调拨冷链车辆。

  (二)冷链设施缺乏,制约产品流通。冷链设施属重资产,投入高、回报周期长,以小农户为主的农产品生产和以中小民营企业为主的冷链物流,实力均不足以支持冷链设施的规模投资,追求短期利益也导致投入意愿不强。目前绝大部分农产品未进行产地预冷处理,仅极少数龙头企业购置真空或风冷预冷设备,县、镇、村普遍缺乏不同层级的冷链集散中心、分拨中心和冷链运力,产地冷链已成为农产品冷链流通的最大短板。

  (三)处理能力落后,难以满足需求。全省传统冷库容量占库容总量的50%以上,大多建于上世纪50—80年代,使用年限已超30年,规划设计、制冷设备、建设理念普遍落后。冷库功能不能满足需求,低温库所占比例较高、保鲜库较少,肉类冷库较多、果蔬类冷库较少,存储型冷库多、大型现代化仓配一体化冷库少。冷链配送小散乱,缺乏主干力量,全省从事冷链物流的企业中,配送型企业仅占12.3%,中小民营企业占比高达78%,提供冷链物流服务的第三方专业性企业少且小。

  (四)信息化水平低,产销信息割裂。绝大部分冷链物流企业没有信息化系统,无法做到精细化、智能化管理,冷链物流质量和效率低。行业缺乏公用型、社会化服务的冷链物流信息综合平台,而农产品生产以分散的小农户为主,销售者与农户之间的信息连接难度大、成本高、效率低。供应链环节多,参与主体出于自身短期利益考虑,信息数据成为商业机密和竞争策略,致农产品产销信息交流共享不畅,供需不匹配,价格波动频繁。

  三、加快建设公共型农产品冷链物流设施骨干网

  建设公共型农产品冷链物流基础设施骨干网是保障大湾区重要农产品有效供给的客观需要,是推动大湾区第三方物流和冷链物流的重要途径。下一步建议坚持“政府引导、供销主体、分级实施、省部共建、市场运作”原则,通过产权联合、项目合作、资产对接、业务整合等方式开展实体化合作,共建共享、共营共管;用三年时间建设“1个中心+2个区域网+3个运营平台”,即:大湾区中心库(骨干网运营中心)+冷链物流产地网、冷链物流销地网等2个区域网+冷链物流资源整合平台、冷链运输配送平台、公共型智慧冷链物流信息服务平台等3个运营平台,基本构建覆盖全省特色优势农产品主产区和主销区、从田间到餐桌的全程一体化农产品冷链物流保障体系。

  (一)建设骨干网运营中心。建设大湾区中心库,作为骨干网的运营管理中枢。主要围绕四大板块建设:城乡农产品冷链物流总部,集办公、研发、商务、培训、冷链物流联盟、电商交易、供应链金融合作等功能;冷链大数据智慧信息服务平台,集冷链大数据服务器管理、农产品交易及物流信息汇集处理、物联大数据分析应用、冷链物流大数据智能监控预警和农产品冷链信用大数据处理等功能;农产品初加工及品牌孵化平台,集东西部扶贫协作农产品交易、农产品品牌培育、农产品检测认证、新型农民技能实训和预冷、选果、包装等初加工标准化等功能;冷链物流综合枢纽平台,集省际大宗农产品冷链调拨仓、国际贸易冷链标准仓、农产品供应链管理衍生服务等功能。

  (二)建设农产品冷链物流产地网。围绕有地理标志的、传统优势的广东特色优势农产品,在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和生鲜农产品主产区,通过新建、改建、股权合作、托管经营等多种方式,建设农产品冷链物流产地网,形成县乡村三级冷链物流体系,打通冷链物流“最先一公里”。重点依托惠州粤港澳绿色农产品生产供应基地、江门粤港澳大湾区高质量农业合作发展平台,以及粤东西北区域中心城市,建设区域中心仓;择优选取一批蔬菜、水果、肉类和水产品生产大县,建设区域性产地仓储冷链物流设施;选取一批镇村布局具有快速移动、预冷保鲜功能的田头仓储冷链物流设施。

  (三)建设农产品冷链物流销地网。以连接产地网络、形成农产品进城冷链物流中心为目标,结合生鲜农产品产地集散、消费需求及现有冷链配送处理能力,重点在珠三角核心区和农产品主销区及重要节点城市,建设农产品骨干冷链物流基地。尤其要新建或改造园区型、平台型、复合型农产品冷链物流园区,优先发展面向城市消费的以冷藏、低温为重点的冷链物流快速配送处理中心,拓展冷藏保鲜、快速分拨、加工处理(“中央厨房”及净菜加工生产设施等)、分装配送等功能,提高快速配送处理能力,实现农产品生产与流通相衔接的高效、集约和规模化运营;引导冷链物流产业集聚发展,对接商超、生鲜电商和终端消费者,确保农产品冷链物流“最后一公里”。

  (四)打造冷链物流资源整合平台。发挥供销社系统城乡服务网络资源优势和冷链物流经营企业运营基础,发起组建农产品冷链物流服务联盟等联合经营体,创新冷库资源入股、股权合作、管理输出、业务嫁接等联合模式,整合产业链上下游和同业企业资源,精细分工,协同发展,实现对冷链物流资源的高效利用。

  (五)打造冷链运输配送平台。新增一批不同类型的冷藏车辆,发展农产品干线运输和城市配送,对接联通产销两个区域网;通过干线运输将粤东西北等主产区特色优势农产品从田间运往城市销地,再通过城市配送至社区门店、连锁超市和终端消费者。探索“多温共配”模式,使用多温层城配车辆,实现生鲜农产品集约化、规模化配送。

  (六)打造公共型智慧冷链物流信息服务平台。依托骨干网运营中心,与数字广东、高校、科研院所等开展技术研发合作,利用区块链、移动互联网、5G物联智配等技术,建立公共型的全省智慧冷链物流信息服务平台,主要包括云仓系统平台、车辆协同系统平台、农产品质量检测追溯平台、产销线上对接平台等,实现库网链全省冷链仓储、物流、交易一体化体系平台运营,促进农产品物流、商流、资金流、信息流“四流合一”。

  (作者系县处一班一支部学员)

【 打印本页 】 【 关闭窗口 】